持有核武器的企圖不是日烤肉本右翼政治家們的秘密。曾導演釣魚島“購島”鬧劇的前東京知事石原慎太郎就一直公開主張日本應該持有核武器。石原做了4任東京都知事,現在又是日本政界大佬,和安倍親如一家,在國會上也是眉來眼去,默契得很。
  安倍本人2005年在早稻田大學演講時就公開說,“洲際導彈和小型原子彈都沒有問題,憲法允許。”並強調只要發現對方有攻擊日本的意圖,日本就可以對對方實行先行打擊。按照安倍的解釋,日本可以用攜帶核彈汽車借款頭的洲際導彈先行攻擊其他國家,只要他認為對方有攻擊日本得意圖即可。
  作為中國人,我想大家都知道日軍在盧溝橋事變那拙劣的藉口,美國人也不會忘記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卑鄙行為。但安倍的親信,NHK經營委員的百田尚樹現在還說是美國才是屠殺者,南京大屠殺是中國和美國編出來的。而在安倍等政客參拜的靖國神社裡,還在鼓吹大房屋貸款東亞共榮圈,強調日本是亞洲的解放者。
  安倍的密友和內閣主要成員都是參拜靖國神社的人,他們屢屢出格言行的本質,就是不承認二戰結果,否定美國為主的戰勝國的戰後安排。而最近的修改憲法運動,被他們認為是擺脫美國對日本影響的象徵性步驟,安倍選舉時喊出的找回日本,就是找回戰前的日本,而不是信用貸款戰後和平日本。只是他不敢正面說回歸戰前,而是把進攻性政策喬裝成“積極和平主義”。日本右派就喜歡這種強辭詭辯,甚至是指鹿為馬。過去,他們曾把侵略說是“進入”,把敗退說是“轉進”。如今他們還把“戰敗”說是“終戰”,好像日本從來就沒有戰敗過似的。安倍知道日本百姓還沒有達到戰前軍國主義的亢奮狀態,修改憲法不太現實,就改為解釋憲法,並毫不愧意地說“我對解釋憲法負責。”真不可想象這是一個出生和成長在所謂民主國家的首相。
  日本大量儲存可製造核武器的高濃度核原料,這是世人皆知的事。只是出於對戰後日本的和平主義的信任,國際社會一直沒有直接質問日本。但近幾年的日本右翼化愈演愈烈,很多主流政客都開始公開或半公開地叫嚷日本核武論,日本右翼市民高喊仇恨韓國人和中國人的口號,日本很多圖書館里的揭露納粹罪行的《安妮日記》都被撕毀,有人甚至公開為希特勒慶祝誕辰,打出“希特勒總統萬歲”口號。最讓人震驚的是,安倍親信百田尚樹還跑到被國際社會追究暗地製造核武器的伊朗,公開咒罵美國對他的“不一般”的批評,說美國用核武器屠殺了日本人,“美國才不一般”,並以代表安倍和日本國家的口氣說,“我的來訪意味著日本將加強和伊朗的各種各樣的合作”,國際社會預期憂慮百田所謂的“各種各樣”里包不包含日本信用貸款的核技術。
  所以,無論從日本軍國主義過去的偷襲歷史,還是從現在安倍一伙的否定歷史的言行里,中國和美國都能切身地感受到日本右翼分子們的蠢蠢欲動,他們最終目的就是核武,作為核武器的運載工具,他們同時還以民用的幌子準備了洲際導彈,以直升驅逐艦為藉口準備了航空母艦。而當國際社會追問日本核材料透明度時,他們會說那是為了核發電用的。這也是安倍政權一定要不顧日本社會60%以上選民的反對,重啟核電站的理由。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也曾在電視上公開說“核電就是有核武的意圖,一年就可以造出核武”。沒有了核電站,日本右翼政客就無法掩蓋他們製造核武器的長遠意圖,所以他們會不顧一切地重啟核電。冷戰時期美國以研究目的為由嚮日本供給了331公斤武器級核原料鈈,最近美國政府要求日本歸還。我想在這個時候要求日本歸還,顯然不是偶然,而是一個明顯的意圖。美國和中國一樣都深受日本軍國主義所害,不敢相信日本右翼分子,是中美的共同之處。  (原標題:宋文洲:日右翼會不顧一切重啟核電的背後)
創作者介紹

年宵

qz69qzbl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