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原廣東省委常委、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、免職。廣東一知名城市規劃師在微博上批評“出事官員”不懂常識,規劃“瘋狂又狂妄”,山頂挖湖,山地修建百米大道。 “規劃規劃,紙上畫畫。”專家“炮轟”官員的背後,凸顯出近年來城市規劃的種種亂象。
  “一朝天子”一朝規劃,地方領導成“規劃之神”
  “因為廣州中新知識城規劃的挫折,新加坡規劃之父劉太格說:不要再叫我‘規劃之父’了,我在廣州遇到了‘規劃之神’。出事官員大多不尊重科學,不知道常識,在山頂開挖大湖,在山地建百米大道,瘋狂又狂妄。”近日,中山大學地理與規劃學院教授袁奇峰在微博上炮轟“出事官員”不懂規劃,引發社會關註。
 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,袁奇峰說:“廣州海珠區建設環島輕軌的項目明顯不合理,在江邊修輕軌技術上的難度可想而知。而這既解決不了交通問題,又增加不了開發用地,反而會破壞濱江綠地,所為何來?可是,開弓沒有回頭路,運營輕軌每年投入上億元,沒有客流支撐,成本無法收回,這不是給公共財政製造陷阱嗎?”
  近年來,各地頻頻曝出“糊塗規劃”:大到“世界生態寶庫”湖北神農架建設機場,引發輿論批評地方忽視生態保護;2013年,濟南欲在日軍侵華遺址“萬人坑”上建商業樓盤,被輿論批評後才叫停……
  一位規劃部門的工作人員說:“‘一朝天子’一朝規劃。每個領導都有不同的眼界、思維甚至利益,一般是不會延續前任的。一些官員走馬上任需要政績,就修改以前的規劃,提出新概念。
  袁奇峰認為,這些亂象的出現,主要是一些地方領導把自己當成了城市“總規劃師”,真懂規劃的專業人員反倒成了畫圖工具。對一些“拍腦袋”的規劃,領導美其名曰“講政治”。袁奇峰說,廣州市城市規劃委員會原本有常設委員會會議,由於很多項目專家通不過,便被撤掉了。現在的委員會由市長擔任主持人,國土、住建、規劃等部門參與其中。專家大多“聽話”,很少出現否決案,政府覺得這樣“更有效率、更可控”。而袁奇峰本人正是因為“不聽話”被取消了委員資格。
  審批成權錢交易“數字游戲”
  記者採訪發現,一些領導之所以樂做“規劃之神”與利益輸送關係密切。權力尋租的方式則主要有兩種:
  ——更改容積率
  容積率,一個小小的數字改變就能給開發商帶來滾滾財源。今年4月,廣東茂名市原副廳級市長助理雷挺被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以行賄罪、受賄罪、濫用職權罪,終審判處有期徒刑16年。
  法院查明,2007年至2008年,雷挺在任茂名市規劃局局長期間,未經研究論證和規劃委員會審批,擅自決定修改“碧水灣”等房產項目的容積率等重要指標數值,違規提高房產容積率,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1.1億多元。
  ——改變土地用途
  南方某民辦高校一位校長告訴記者,學校本來已經在當地高新區獲批600畝教育用地,近來,因為某位領導要引進一個企業,隨意改規劃,把其中的一部分教育用地改為企業用地。“之前經過了規劃部門的論證,也給了批文,難道就因為領導一句話就立馬作廢?”他問。
  一位“跑”過規劃的民辦學校董事長透露,能順利“改”規劃要下一塊地,至少要找到規劃局一把手或分管市領導,“要是能找到市委書記開口,那當然就一路綠燈了!否則,就算簽了合同,交了上億元的土地補償款,也會長期批不下來,工程開不了工。”
  科學、民主是城市規劃的“兩隻手”
  “科學、民主是城市規劃的‘兩隻手’,不能誰官大誰說了算。”袁奇峰說,“在規划過程中要充分論證,讓專家的意見真正得到體現。防止規劃決策的‘家長制’,避免某些領導幹部肆無忌憚地照顧開發商的利益。”
  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副教授王清建議,一些涉及公眾利益的大建設項目要經人大審批才能通過。在制度、程序上確保科學決策和民主決策相結合。
  有基層規劃人員提出,目前,發改委等一些部門做的規劃評估體系,大多流於形式。他們建議,要建立“一把手”問責制,內容包括審計、項目評估和事後督察等。
  同時,要明確制定和公開規劃的流程。如果要改變規劃,必須通過人大或社會聽證,不能內部隨意更改。確需更改的,要報到上級部門備案,詳細說明原因。 據新華社電  (原標題:“政績觀”成指揮棒城市規劃誰說了算)
創作者介紹

年宵

qz69qzbl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